中行刘连舸:数据将带来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的重大变革

5月22日消息,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今日召开,会议主题为“新格局 新发展 新金融”。中国银行董事长刘连舸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刘连舸表示,智能制造包括通过将服务和制造深度融合等,基于企业和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进行定制,要带动制造业从单纯的出售产品向产品+服务甚至产品可以引导消费方面转变,提高制造业的价值创造能力。

他还指出,另外,数据作为继劳动、土地之后又一个重要的生产要素,也将带来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的重大变革。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尊敬的张晓慧院长、廖理副院长、李波副行长、肖远企副主席,各位老师、各位校友、各位朋友。

中国银行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参加这次活动,作为战略合作伙伴,我本人作为校友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几点看法也倍感亲切,我想主要就金融如何助力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这个问题和大家分享几个看法。

“十四五”时期尽管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外部挑战明显加大,但也蕴含诸多的新动能,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是传统消费不断扩容增智,新消费持续的涌现。一方面消费增长的潜力大、空间足,我国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2020年全国社会消费品总额约6万亿美元,是全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国际经验表明,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以后居民就会更加注重个性化、差别化的高品质消费。当前我国人均GDP已经突破1万美元大关,居民消费中服务类消费占比约为45.9%,这个还是明显低于发达国家60%的水平。此外,消费的行为也不断演变,新消费场景不断涌现出来。我们看到现在很多时候人们更愿意为教育、娱乐、健康、养老、医疗等付费,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的数据显示,教育培训已经成为2020年中国家庭消费排行榜的第一个项目,占家庭总消费的比重达到了32.4%,排名第二第三的分别为住房和保健养生。

第二传统基建仍有空间,新基建需求巨大。中国的基建在全世界是得到公认的,全世界也获益。前两天我看到柬埔寨的洪森首相讲说如果我们不和中国合作,没有中国的支援帮助,可能我们柬埔寨过河还要靠船摆渡,确实我在柬行工作的时候就帮柬埔寨建了比较好的桥,就是整个传统基建我们没得说,但是现在主要是新基建,可以说以5G、工业化、互联网这些为基础的新基建在未来将释放更大的潜能,有更大的需求。2020-2025年新基建相关领域的各类融资需求估计将达到14万亿元。

第三,产业向高级化、智能化、数字化转型,创新成为核心推动力。作为制造业大国我们大家都感到了,现在我们还是在中低端,在高端制造业领域我们竞争力还明显不足,特别是当前我们还面临发达国家高端制造业回流和发展中国家中低端制造业分流这样一个双向的挤压,没有别的出路,我们只能按照经济发展的规律不断加大我们各个方面的科研投入,向高端制造业迈进,智能制造包括通过将服务和制造深度融合等等,基于企业和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进行定制,我们要带动制造业从单纯的输出产品向“产品+服务”、甚至产品可以引导消费这个方向转变。提高制造业的价值创造能力。另外数据作为继劳动、资本、土地之后又一个重要的生产要素,也将带来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的重大变革。根据测算到2025年,数字经济规模将达到32.7万亿元,年均增长率达到11.3%。

第四,国际竞争合作迎来新格局,区域多边贸易蕴含新的机遇。我们分两头来看,一方面现在逆全球化这个逆流,包括内卷、各国政策的博弈各个方面,确实给我们中国原来的全球化、国际化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现在还正在发生变化的影响。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全球化还是一个大趋势,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成功经验让世界知道要想过好日子,要想谋求发展,你只能走合作的道路,这是最经典的传统的贸易货币理论都已经告诉我们的了,但是抛开这些地缘政治不讲,我们现在看到RCEP签署以后,在执行上可能会不断的深入,尽管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刁难,甚至是有意而为之的包括一种反向的、负面的力量,但是总体来说正在一步一步的推进。我记得杰弗瑞.萨克斯曾经说过,中国带动东盟地区,带动整个亚太地区在基础设施的发展上,未来5-10年前途还是非常光明的。所以我们在企业微观的主体也看到,大家也正在捕捉这方面的机遇,虽然走出去在去年前年因为疫情、因为国际上特别是大国关系有些变化,但总的来说我们国家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开放政策没变,企业、银行也都在积蓄力量,谋划新的发展。

第五是绿色引擎。前面几位同事和领导都已经讲到,绿色经济的规模在2018年的基础上翻番,到2025年达到12万亿左右,这个事我们最早可能认为是有点压力的,但是在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转变为动力,我们自己解决环境污染、解决环境发展的问题。现在看来在国际上特别是欧洲,大家知道有些地方海平面比较低,如果继续演化下去有些国家可能就在地球上消失了。所以从全球来讲,中国要做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必须要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培育肯定离不开金融的支持,从金融支持这方面我想谈几个方面。

一个方面是银行如何支持产业升级。英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约翰.希克斯曾经讲过,第一次工业革命之所以能在英国发生主要归因于金融革命,因此工业革命不等同于一场金融革命。银行作为金融业的核心机构之一,未来确实在资源配置特别是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方面发挥一定的作用。

第一是强化对创新活动的支持。创新活动周期长、风险大,现在从供给侧来讲,我们传统银行那些产品特别是我们的那些信贷理念已经远远跟不上现在的步伐了,最根本的解决途径肯定是通过发展资本市场,但是在资本市场还没有那么快的发展之前,传统的信贷的转型,我们产品的设计,特别是我们信贷理念的更新,用投行的业务怎么来看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给我们提出了挑战。

第二就是产业的发展需要打造全周期、差异化、多渠道的资金支持。所以我们一方面遵循商业的规律发挥商业银行的作用,另外这两年特别是疫情发生以后,大家看到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力度明显加大,刚才前面的同志也讲了,我们政府作为调节经济的一种力量,我们不可能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所以通过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在调节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三是加大供应链金融,现在各个银行都在强调,确实我们一方面是服务中小企业,像下沉服务重心的需要,另外确实也是银行自身的需要,银行今日之竞争已经到了过度竞争的阶段,大企业、好企业已经被大家瓜分完毕了。那么从普惠金融开始一直到供应链金融等,包括我们现在打造绿色金融,实际上我个人理解也是在为金融未来发展寻找新的动力。所以我们看到,企业这个“一”要抓住了,整个产业、整个行业的风险控制就会容易一些,我们正在进行积极的探索。

第四是进行产能的优化重组,帮助企业更好的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有一个例子,在前南联盟解体以后,它的钢厂基本很小,当时就需要并购包括水泥厂。在白俄罗斯,包括在东欧“一带一路”国家,他们的产能正是需要我们现在已经比较先进的,还有很多是稍微国内比较大的,所以有两个例子研判,以后在国内都是好项目,在国内有的是要退出的,但是在当地经济发展阶段不一样,它的需求是非常强劲的有市场。所以想通过供应链发展市场。

另外优化组合这个问题,银行过去被动的组合比较多,出现坏账、企业钱拿不回来只能进行重新组合,协议组合也好、破产组合也好,现在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要主动的优化组合。银行要通过新的工具,我们讲“新格局、新发展、新金融”,我们要发明一些,或者在监管方面允许的情况下、在不违规的情况下,因为我们做业务必须把监管合规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怎么样能够满足重组。

第二方面是银行如何支持国际合作,这里非常简要的是以内促外,通过各种手段、各种工具,中行比如有一个产品,现在通过进口博览会慢慢打响了,叫做中银跨境撮合服务,把中小企业对接到一块,有时候上千家企业像摆台子一样互相谈判互相签约,有的当时就做业务,现在有125个国家和3万家企业。再者是打造国际合作新空间,这里主要是绿色经济数字贸易包括跨境电商领域,对银行来说也需要不断的跟进。

二是重视维护金融安全,整个在发展过程当中,因为国际形势的变化,包括现在市场,有的时候我们认为是很诡异的,这段时间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去年美国金融市场熔断等等,很多现象现在确实不是用传统理论能解释的,也不是用简单的周期理论能解释的,所以形势变化提出了安全方面特别是金融方面有传染性,我们这方面要有经验教训。

中国银行作为国家的大行我们在努力打造“一体两翼”,国内商业银行为主体,国际化商业综合化服务相配合的,配合支持国内双循环发展,特别是在一些关键领域,这里叫“新金融”,我们内部讨论的时候,因为年初确定了八大金融领域,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财富金融、县域金融等等,跟传统的领域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不妨把它叫做新金融。

总而言之,我们希望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能启发我们的思路,增加我们创新的动力,相信在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领导的监管之下,我们能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新发展新格局。谢谢大家!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yperwarp.cn/56.html

联系我们